关于 私信 提问 投稿 归档 RSS 搜索

Armin.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酒馆 AC魔幻故事集

cp向不明。非典型西幻向,慎食。

雅各从来都是一匹真正的狼。

-

       “Bonjour,Connor.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亚诺的晃动着杯里的温水,透明液体纯净到了某种程度。显然亚诺不是喜欢喝英伦麦芽酒的人,那些对于他来说未免逊于口感绵软的红酒。亚诺的微笑还挂在嘴角,迷人的气质、英俊的面庞一直为他的魅力加分不少,深得姑娘喜欢。他眨了眨黄绿色的眸子。

       “嘿。”印第安男孩也许更加拙于言辞,他的口音在这个国度十分显眼。“怎么了,亚诺?”他明显更关心重点。“看样子你的调酒技巧很不错。不过这是你的地方吧?谦虚地来讲,从标准严苛的饮用水可见一斑。”亚诺捻起桌旁果盘上的橄榄,只闻康纳轻轻应了声,“真有你的风格…我的朋友。想必你在这儿一定是因为某位刺客小姐?”亚诺将橄榄放进嘴里,以一种俏皮的姿势。

       “……你难道没有遇到弗莱家的姐姐?”

-

       雅各的袖箭抵挡着来自另外一只袖箭的攻击,右手伺机出拳。即使一拳落空,强大的魔场足以让对方面部颧骨处划出一道伤痕。他趁着敌人注意到疼痛的极端间隔利用神族作弊般的速度将对方压制在了墙壁上。

       “我会让你开口的,Haytham Kenway.圣殿骑士大团长。”

       “恐怕您错了,弗莱先生。而且我非常担心您现在的状态,绿色的魔力近乎要从您眼睛里溢出来。也许这是神族的通病……”雅各的一只手粘住一般牢牢让海尔森只得贴着墙,海尔森便猛然下蹲从而绕到了雅各身后,一只匕首抵在雅各的颈边,雅各还依稀记得抽出的一瞬间匕首泛着的蓝光,那是海尔森的魔力。雅各咬牙挣扎了一下,双手无法动弹让他难受极了。“你太专注于如何击败我了,弗莱先生。”“我将会送你回到大海,也许你又能和你的父亲来个家庭会面了,双赢。不是吗,海尔森?”(注解1)“不错,词汇量又有长进了,弗莱先生。”银光匕首依旧毫不动弹。

       “Sir,我觉得你们不太会想在这种时候拼个你死我活。”

       海尔森刚松手转身的那一刻,一把斧头擦过他耳边,钉在了墙上。海尔森叹着气把斧子从墙上移下来。

       “你知道的,这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还算是有特殊意义…”康纳边走边自言自语,和他并排走来查看情况的亚诺则对于眼前的状态比较在意。“雅各?”亚诺的第一反应是注意雅各有哪里泛出不正常的绿光,但雅各在极短的时间冷静了下来。

       “真奇怪,你见到我和谢伊居然不感到惊讶。或者我应该说,“你们”?”海尔森摸了摸脖颈间袖箭造成的伤痕。

       “父亲,你每次都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的确不惊讶,”亚诺和谢伊同时开口,几秒钟之后,亚诺继续讲了下去。

-

       在经历与所谓“长着毛茸茸大尾巴的神族小少爷”同床共枕的一晚上之后,亚诺只能说,不是太坏。但他们必须开始踏上一段旅途了。

       “喔喔,亚诺,科学世界的发展都快赶上我的老家了。你应该看看这个的。”雅各正盘坐在餐椅上百聊无赖地看着晨报。“你是怎么倒着看报纸的…”亚诺抱怨着,还有雅各怎么会法文,他在两百年前大闹伦敦的时候应该没来过法国吧,可怕的神。

       “我们应该要启程了,雅各。去伦敦。”亚诺硬扯出一个笑,“还有,你的联结物是?每个神族都应该有的…”亚诺捧着一本以他记忆为范本的虚拟魔法古书,他甚至有时候觉得这有点自欺欺人。

       “联结物?那个可以帮助我们去伦敦吗?”

       亚诺敢肯定雅各差一点就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了,他抬眼瞄了雅各一眼。 “没关系。时间会告诉我们真相的。”亚诺利用精灵小把戏瞬移到雅各身后,拍着人肩膀如是说。“来吧,抓住我的手,我们要去你的帮派据点了。”

       “什么?”

       “内部秘密。收好你的尾巴,别让小恶魔吃了。”亚诺不由分说地抓起雅各手,低吟着精灵语短咒。

       黑鸦帮是雅各和伊薇亲手建立起来的,在这几百年间,她一直是作为黑暗生物的避难所而存在的。没人知道为什么这对神族姐弟要为黑暗生物建立这样一个王国,有的传言说这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有属于黑暗的血脉……1868年,也许可以说是黑暗生物统治了伦敦。

       阴雨绵绵,雨水拍打着伦敦市内所有肮脏或纯洁,邪恶或神圣的事物。亚诺的袖箭是纯魔法物品,在科学世界极其隐秘,而现在,它弹出了。不是因为亚诺自己,而是因为相悖的魔场。

       屋檐下伫立着一个人影,亚诺恍惚间看到了小时候那个躲在柱后紧密监视着自己的人,对待猎物般的眼神,或许他们两都是罪恶之子…直到雅各握紧了拳头。

       “Shay?Shay Cormac?”

       吸血鬼睁开血腥双眸,直到他注意到两人,魔力才消散从而露出原本棕色的虹膜。

       “这不是Durian家和Frey家的小子吗?”

       “…Dorian.你怎么会在这里?”

-

       “所以,Sir,你不必让我交一分意外事故报告了…。”谢伊总能一本正经地偷懒,海尔森不免有愤慨。“也许我们可以再讨论一下这个事件的性质,但报告还是需要交予我的,Shay.”海尔森的气场又变得严肃起来,“不能说是大团长,但我们依旧是圣殿骑士。告辞。”海尔森临走前再一次摸了摸颈边伤口。

       “我们可能把雅各的礼帽忘在巴黎了,康纳。先走一步了。”亚诺拍了拍康纳的肩膀,有些吃力地,他必须把手抬高。康纳点了点头,抬眼观察海尔森远去的路线。

       

      “真是太迟钝了,my son.谢伊早就看出那是个暗号,而多里安先生非常聪明,他一直在提醒你。”海尔森背对着阳光,示意让康纳与他到海滩较阴处谈话。

       “亚诺!”在连雅各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响起了一声枪响。

-

1.人鱼在受到严重创伤的时候是需要回到海中的。

最后两句是后面的预告。

评论(5)
热度(16)
©Armin. | Powered by LOFTER